重要公告:
时尚精品网,实时更新最新资讯。
分享到: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教育 > 正文

B站跨年晚会:“最美的夜”让不再年轻的我们重回少年
2020-01-07 22:55:35 点击次数:361次

  文化观察
  “最美的夜”让不再年轻的我们重回少年

  对不起,来晚了。

  最近很多人都在补课,回看B站跨年晚会“二零一九最美的夜”,我也一样。截至发稿,210分钟的晚会,在B站收获了6747万次播放,230万条弹幕,且数字还在增长中,连一贯苛刻的豆瓣都给出了9.3分。

  晚会直播时,很多人没有关注到,毕竟它看起来毫无“爆款”的面相。当各大卫视在比拼零点出场明星哪家强的时候,它的节目单乍一看都什么啊——《魔兽世界》舞蹈秀、《我为歌狂》主题曲、《权力的游戏》主题曲、《千与千寻》主题曲、“哈利·波特”系列电影主题曲——与其说是跨年晚会,不如说更像公司年会。只不过这家“公司”的成员不是B站员工,也不仅是B站用户,而是所有拥有过共同记忆的80后90后。

  首先要承认,这不是一台完美的晚会,比如,提词器位置可能有点高,导致主持人和演员的眼神偶尔有些往上飘;这也不是一台“合家欢”型的晚会,它具有浓浓的二次元气息,主要观众群体是80后90后,年龄再大或再小,可能就get不到那些精心设计的点。

  当冯提莫唱起《好运来》的时候,满屏“吸吸吸吸”的弹幕,让“老年人”不明所以——后来经人指点,才知是吸运气的意思;而主持人朱广权之所以被选中,应该归功于他B站“鬼畜区大佬”的显赫身份,当然网友也有些遗憾——左下方没有手语老师,总觉得缺了什么;至于为什么请吴亦凡来唱《大碗宽面》,因为这首歌的创作契机就来源于B站……

  一台大型晚会的编排,绝不是节目堆砌,也不是明星多就灵,款待观众的前提是要知道观众是谁。B站很清楚自己的观众是谁,他们看过《我为歌狂》《千与千寻》的动画片,打过《魂斗罗》《魔兽世界》的游戏,追过《权力的游戏》和《亮剑》的剧……把这些本来只存在于记忆中的美好事物搬到舞台上,在辞旧迎新之际,构筑起一个“回忆杀”场域,密度之高,让这个回忆还跟那个回忆说,你往那边挤一挤。如此精准靶向打击的跨年晚会,前所未有,“跪倒”一片一点儿也不奇怪。

  都是记忆中的那些游戏那些剧那些歌,但并不意味着年轻人只喜欢这些。

  之后被网友单独剪辑、广为传播的国乐大师方锦龙与百人交响乐团的合作,全程高能。《十面埋伏》《沧海一声笑》《哦,苏珊娜》,和B站印度神曲《Tunak Tunak Tun》、动画《火影忍者》的经典曲目《NARUTO theme》、电影《教父》的主题曲《The Godfather(Love Theme)》,居然都在大师手中用传统乐器演绎。时尚和传统、东方与西方,没有隔阂,完美融合。

  相比一首《野狼Disco》在4家卫视来回唱,当张蔷的《Let’s Disco》响起时,这个属于爸爸妈妈辈的资深偶像,依然控制全场。而这一代年轻人以无穷的想象力,立刻回应了新的玩法——“360P、4∶3比例、0.75倍速、反复镜像”,在电脑屏幕上如此操作,上世纪80年代的复古风就在视觉上扑面而来,而“作品+弹幕”,有时候意味着一个新作品的诞生。

  所以啊,不要定义年轻人,一旦定义,就失去了他们中的一部分。

  这是第一台由视频网站举办的跨年晚会,打开方式自然有互联网的气质。B站的最大特色是悬浮于视频上方的实时评论功能——弹幕,可以说,如果关了弹幕看晚会,那至少失去了一半的乐趣。在跨年之夜,弹幕让屏幕前独自一人的你,感觉到自己不是一个人,似乎又回到学生时代聚众通宵打游戏刷剧的年代。

  在第一批90后进入30岁的2020年,给不再年轻的我们保留一处永远年轻的地方,这触及了很多人心中的柔软处。当理查德·克莱德曼弹起“哈利·波特”系列电影的主题曲时,交响乐队的乐手们戴上了魔法师帽,持续了20年的“哈利·波特”完结了,当年一头金发的钢琴王子也老了。

  跨年晚会像一条渡船,把我们从2019年摆渡到2020年,河对岸的少年也许不再年轻,但在这条船上,永远年轻,永远热泪盈眶。零点,五月天唱起《倔强》,那是一首16年前的歌,听歌的孩子们,都长大了。

  蒋肖斌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【编辑:丁宝秀】

分享到: